他᷂嘴᷂角᷂噙᷂笑᷂,᷂一᷂身᷂洁᷂净᷂的᷂白᷂大᷂褂᷂优᷂雅᷂帅᷂气᷂

朋友圈的搬运工 4月前 305

“᷂老᷂婆᷂,᷂恭᷂喜᷂你᷂,᷂生᷂了᷂一᷂个᷂漂᷂亮᷂的᷂…᷂…᷂死᷂婴᷂。᷂”᷂

 ᷂ ᷂我᷂一᷂愣᷂,᷂看᷂着᷂沈᷂寒᷂。᷂

 ᷂ ᷂他᷂嘴᷂角᷂噙᷂笑᷂,᷂一᷂身᷂洁᷂净᷂的᷂白᷂大᷂褂᷂优᷂雅᷂帅᷂气᷂。᷂

 ᷂ ᷂见᷂我᷂恍᷂惚᷂,᷂沈᷂寒᷂的᷂手᷂指᷂一᷂寸᷂寸᷂从᷂孩᷂子᷂的᷂脖᷂子᷂上᷂松᷂开᷂,᷂当᷂着᷂我᷂的᷂面᷂将᷂孩᷂子᷂扔᷂到᷂地᷂上᷂。᷂

 ᷂ ᷂我᷂从᷂来᷂都᷂没᷂有᷂这᷂么᷂绝᷂望᷂过᷂,᷂连᷂滚᷂带᷂爬᷂地᷂翻᷂下᷂床᷂抱᷂起᷂孩᷂子᷂,᷂孩᷂子᷂黏᷂腻᷂的᷂脐᷂带᷂一᷂直᷂在᷂晃᷂,᷂晃᷂得᷂我᷂心᷂痛᷂欲᷂裂᷂。᷂

 ᷂ ᷂是᷂个᷂女᷂孩᷂,᷂手᷂脚᷂都᷂长᷂长᷂的᷂,᷂像᷂沈᷂寒᷂。᷂

 ᷂ ᷂“᷂为᷂什᷂么᷂?᷂你᷂竟᷂然᷂亲᷂手᷂杀᷂了᷂你᷂的᷂孩᷂子᷂!᷂”᷂

 ᷂ ᷂沈᷂寒᷂盯᷂着᷂我᷂,᷂唇᷂畔᷂逐᷂渐᷂扬᷂起᷂一᷂抹᷂残᷂酷᷂的᷂弧᷂度᷂。᷂

 ᷂ ᷂“᷂秦᷂歌᷂,᷂我᷂什᷂么᷂时᷂候᷂同᷂意᷂你᷂给᷂我᷂生᷂孩᷂子᷂了᷂?᷂我᷂不᷂想᷂要᷂的᷂东᷂西᷂,᷂就᷂必᷂须᷂消᷂失᷂。᷂”᷂

结婚一年,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我,眼神却冷得可怕。

 我双脚一软,像疯了似的冲他吼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沈寒的语气毫无起伏:“我想你死。”

 我呆住了,虽然知道沈寒对我只有厌恶,可从未想到他会绝情到这种地步。

 沈寒长腿一迈,捏着我的下巴说:“不敢置信是么?那我告诉你,现在小柔病好了,你,可以去死了。”

 小柔好了?你可以去死了?

 我感到一股噬骨的凉意穿心而过。

 “杀掉孩子和我,然后和秦柔结婚?沈寒你是不是疯了?她是我妹妹,是你的小姨子!”

 沈寒冷嗤一声,眼神不屑。

 “秦歌,你真以为认祖归宗了,你就是小柔的姐姐了?别做白日梦了,秦家接受你,只是因为你的血可以救小柔,仅此而已。”

 我无法接受他的残忍,攥紧他的裤脚问:“那你呢,娶我也是因为我的血吗?”

 沈寒的姿态依然矜贵疏冷,他甩开我的手,连带着孩子一起甩了出去。

 “对,若不是这样,你怎么会乖乖的做活体血库,随时输血给小柔?”

 “秦歌,娶你简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污点。”

 “像你这种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女人,看你一眼,我都觉得恶心。”

 他的话,一句比一句伤人,我心头一抽,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: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连自己的孩子都杀,沈寒,你会有报应的!”

 沈寒笑了一下,那笑意风轻云淡。

 “秦歌啊,报应,我等着。你看看你这副粗俗不堪的样子,哪有一点女人的优雅?爬上我的床那晚,我真想掐死你。”

 我张了张嘴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沈寒撇开目光,不再看我,“你知道的,我爱小柔。”

 我瞪着他,四肢百骸瞬间冷透,浑身都在颤抖。

 直到此时此刻,我才知道,哦,秦歌,原来沈寒也是会爱的啊,只不过他爱的那个人,由始至终就不是你。

 我忍不住一阵苦笑,笑得心都碎了:“那你打算怎样解决我?”

 沈寒看着我血迹斑斑的双腿,表情没有丝毫恻隐:“死于产后大出血,合情合理。”

 我伸出抖得不成样子的手,触摸孩子皱巴巴的小脸。

 凉凉的,没气了,不会哭也不会动了,在我身体里存在了十个月的小生命,已经死了。

 “沈寒,既然你一开始就不想要这个孩子,当初为什么不命令我打掉?”

 沈寒又是一笑,“在小柔的病没好之前,我不想冒险。堕胎可能会引发大出血,Rh阴性血,不好找。不然你肚里的孩子,哪能存在十个月。”

 我僵坐在地上,眼泪汪汪地看着沈寒,哭哭又笑笑:“沈寒,你究竟有没有良心?”

 沈寒的眉头微微一皱,大概是觉得我精神失常了,“在我看来,你连阿猫阿狗都不如,我对你,没必要有良心。”

 我没说话,万念俱灰地抱着孩子爬出产房。

 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,那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血肉,就算死,我们母女两也不能死得这么冤枉!

 沈寒也不阻止,在我快要爬到走廊的时候,鞋头突然一勾,硬生生将孩子从我手上踢了出去!

 “爬啊,秦歌你就继续爬吧,整间医院都是我的人,你以为你能活着爬出去?”

 是啊。

 医院是他开的,里里外外全是他的人,能爬去哪里呢。

 可我不甘心!

 凭什么沈寒和秦柔恩爱甜蜜,我和我的孩子,却要死于非命?

 凭什么!

 我像一条无路可走的丧家犬一样,拖着残破的身子在地上爬。

 地砖贴着我的下半身,拔凉拔凉的,冷得要命。

 “你这样对我,我爸……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我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向电梯口,想要抓住唯一的生机。

 “你爸?”

 沈寒唇角一勾,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一把扯住我的头发,迫使我和他对视。

 “秦歌,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,难道你爸还会继续让你这只小贱种,分享小柔的东西?你看看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你爸巴不得你死呢。”

 我心头一阵钝痛,恨得牙齿都快咬碎了:“你胡说!我爸怎么可能希望我死……”

 沈寒嘲弄地叹了口气,“既然你都要死了,我就让你当一个明白鬼吧。”

 “你爸就在楼下,知道他为什么他连上来看你一眼都吝啬吗,因为他比我更希望你死,私生女就是私生女,永远登不上台面见不得光!”

 “你骗我……骗我!”

 我呼吸一窒,多想爬起来和沈寒拼命。

 可是我没有力气了,除了指甲磨刮地面发出细碎的声响,我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曾经以为可以托付终生的爱人,原来从没把我当人看待过,我的存在,竟然就是为了成全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幸福美满!

 呵呵,绝啊,真是绝。

 我大口大口地吸着气:“沈寒,相信我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沈寒缓缓蹲下他高贵的身躯,看着我,讽刺地笑了:“你说,我有什么好后悔的?”

 白晃晃的走廊灯光之下,他眼神冷清,仿佛打量的根本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件倒人胃口的垃圾。

 我仰起头,咧了咧血色全无的嘴,把有生以来最怨毒的笑容,都给了他。

 “枉你医术高明,竟然不知道秦柔动过子宫切除术,没办法让你儿女双全的吗?”

 沈寒的脸色阴了阴,应该是不知道秦柔做过这种手术,看我的眼神更冰冷厌恶了。

 “你以为你这样说,我就会嫌弃小柔了?秦歌,我对小柔是真心的,有没有孩子,我根本不在乎。”

 我趴在地上,听着我拼了命去爱的老公对另一个女人的真心,不知不觉间,又泪流满面:“真心?你家三代单传,到了你这,真心要断子绝孙了!”

 “秦歌,你真恶毒!”

 沈寒眸光一冷,一把捏住我的脖子,大概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,他父母绝不会接受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儿媳妇。

 我昧着良心哈哈大笑,满嘴血沫滴在沈寒的手背上,我知道,我在他眼里,已经和疯子没什么差别了。

 “我不恶毒,又怎么衬托出秦柔的单纯善良?说起来,秦柔还欠我一句谢谢!”

 沈寒足足盯着我看了几秒,大手一按,迫使我用最卑贱羞耻的姿势,跪趴在他身下。

 “死,简直是太便宜你了。秦歌,我要你亲眼见证我和小柔白头到老,而你,孤零零的在精神病院死去。”

 我挺直虚软的身子对他笑,就是不想再输得凄惨一点:“沈寒,你最好祈祷我死在精神病院里,否则,我会让你连跪下来哭的机会,都没有!”

 隔天,我被沈寒逼着签字离婚,亲自扔进精神病院。

 我发着高烧,在漫天风雨里哭泣挣扎,可是没人救我。

 整整一个月,我几乎没见过太阳,在翻墙逃出去,却摔得浑身是血的一刹那,我甚至觉得,我要死在这里了!

 “我不是疯子,放我出去……”

 我仰着头躺在冰冷的地上,重复着短短一个月来,我说了无数次的话。

 “不是疯子?”

 缱绻慵懒的声线突然穿透寒风而来,沿着我的耳廓一丝丝漾开,撼得我倍感凄凉。

 我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抓住那人的裤脚,眼泪瞬间流了出来:“我不是疯子,真的不是!”

 他审视着我,清冷的五官明明寡淡如水,却偏生魅惑非凡,足以抵过一切世间绝色,自成风景。

 “这里的患者,没一个会承认自己是疯子。”

 我在精神病院里从未见过这个男人,怕他不信我,急切的忍着痛爬起来:“我叫秦歌,二十五岁,曾经在傅氏集团任职策划部经理……”

 他绯色的薄唇一抿,语气清冽:“傅氏集团部门经理,你?”

 我不是傻子,听得懂他的质疑,立即说出公司各个部门的办公电话以及传真号。

 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我,瞳仁里多了一丝玩味,特别的撩拨人心。

 “所以?你是不是疯子,关我什么事。”

 是啊。

 关他什么事。

 我感到心头的冷意又重了一分:“我……”

 这时,护士找了过来,大概是没想到我身边多了个男人,她脸色一僵,问道:“傅少,您怎么来了?这位患者没伤到您吧?”

 我条件反射般缩到男人身后,用力搂着他的腰,“救救我。”

 我感到他腰身一僵,明显很排斥我的触碰。

 可我不敢松开手,因为我怕。怕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,怕又一次被护士抓回不见天日的房间里!

 护士见我这样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连忙手执针筒上前几步,想给我打镇定剂。

 我搂在他腰上的手缠得更紧,声音如同逆风的薄纸一样抖来抖去:“救我……求你了!”

 他扫了护士一眼,掏出手机翻了翻,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,忽然轻飘飘地问了我一句:“救你,然后你跟我回家,如何?”

 我懵了一下,说实话,我的身体已经瘦得不成样子,哪怕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,我也不觉得哪个男人会对我有性趣。

 可这个人要我跟他回家做什么?难不成他的审美观不走寻常路,就爱这一口?

 心里这么想,我发出来的声音,也就透出几分认命的羞耻味道:“好,救我出去之后,你想怎样都行。”

 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,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,直接将我推进车里。

 我看到护士张了张嘴,但最终没敢吱声。

 对,是不敢。

 车子开出精神病院好一会,我还是觉得很不真实,忍不住穿过凌乱的头发打量他,“你是精神病院的负责人?”

 他侧过脸,看了几眼我身上的伤,不答反问:“没摔伤筋骨吧?”

 “……没、应该没有。”

 他修长的手指一握,打转方向盘,朝沈寒医院的方向开去。

 “去医院看看。”

 我心口一痛,心里脑里全是沈寒的残忍与无情,逃避地嘶吼道:“我不去医院!死都不去!”

 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激动,直勾勾地看着我,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。

 我知道自己的反应过激了,悻悻躲开他探究的眼神,有心转移话题:“谢谢你救我出来,我没事,不用去医院。哦对,不是说去你家吗?”

 他眉梢一挑,倒是没再说‘医院’两个字,“你知道去我家,意味着要和我上床么?”

 我感到脸上顿时烧得厉害,连带着声音也低了下去:“我知道。”

 他敛回目光,之后没再说话,又开了一段路,将车停在一边。

 我以为他要下车办事或者打电话,他却点了支烟,猛地吸了几口:“我缺个新娘。”

 我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
 他盯着缥缈的白烟,瞳仁幽暗深沉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“一个礼拜后我要举行婚礼,缺个新娘,你顶上这个空缺就行。”

 我怔住的同时他像是没了再抽烟的兴致,长指一下又一下地弹着烟灰,补充了一句:“精神病院和跟我结婚,二选一。”

 我定住,像是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,很长一段时间里,车上只有我不安的呼吸声。

 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,结婚很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正常。

 可跟我这个认识不到一小时、形象还糟糕透顶的女人提结婚,我觉得这人肯定是精神有问题。

 见我不吱声,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,“求我救你时,你怎么说的?做人,要言出必行。”

 我一阵心虚,可是又无法接受他的草率,硬着头皮说:“我是说过出去之后,你想怎样都行,但结婚是终身大事,你了解我吗?你清楚我是什么人,之前做过什么事吗?”

 他身子一倾,清冷绝伦的脸一寸寸压向我,“我清楚你待过精神病院就够了。”

 我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“你就不怕我是个疯子?我连怎么称呼你都不知道,而且……”

 “傅言殇。”

 他简单利落地打断了我的‘而且’。

 我盯着他的眼睛,脑子有点懵掉,恐慌、窘迫不安……反正什么情绪都有。

 听他这意思,不但不介意娶个待过精神病院的老婆,还毫不在意老婆是什么形象、是美是丑。

 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正常人干的事,可这一刻满身伤痛的我,甚至忘了仔细去想,‘傅言殇’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、他的出现对于我来说,到底是祸还是福。

 也许,现在我只能见一步走一步,除此之外,别无选择。

 我稳了稳情绪,故作平静地问他:“随便找个待过精神病院的女人结婚,你父母那边会同意?”

 傅言殇眼眸一眯,扔了烟,重新启动车子。

 我看得出来他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,以为他不会回答我了,转头望出车窗外的霎那,却听见他淡淡地说:“等会就知道了。”

 之后的一路,车里安静得可怕。

 傅言殇把车子开得极快,就像要积压已久的情绪彻底宣泄出来一样。

 我看着他阴沉的侧脸,揣测他是不是想玩命的时候,车字突然停住,我整个人一下子惯性的往前甩,额头撞在挡风玻璃上,血顿时涌了出来,溅得驾驶座一片狼藉。

 傅言殇眉心一蹙,像是才想起我没系安全带,短暂的沉默过后,淡漠道:“精神病患者都比你干净整洁。”

 我感到周身的血液瞬间冷却,忍不住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,秦歌,听到这样的一句讽刺,你会难过吗?

 我捂着额头的伤口,问到最后,连自己都忍不住笑了。

 尊严这种东西,其实从沈寒将我扔进精神病院的那刻起,我就没有了,没人会在乎我的喜怒哀乐、是不是伤心难过。

 下了车,跟着傅言殇走进门,我才发现他家客厅沙发上坐着个中年男人。

 傅言殇冷不丁的对那人说:“这是我要娶的女人,秦歌。”

 那人一身刻板的西服,衬衫纽扣扣得严严实实。他皱着眉,目光从我血迹斑斑的额头扫到脚尖,又从脚尖一寸寸移我的病号服上。

 “不孝的东西,你他妈精神失常了吧。”他额头上青筋直跳,指着我说:“娶什么货色不好,偏偏弄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疯婆子回来气我?你看看,她这个粗俗不堪的样子,哪有一点女人的优雅!”

 这个粗俗不堪的样子,哪有一点女人的优雅……

 这句话让我第一时间想到沈寒,深深的自卑感和怨恨涌上心头,几乎是下意识地咬紧唇瓣。

 和沈寒结婚之前,我有稳定体面的工作,也曾经优雅动人、有男人爱慕追求过。

 可原来,婚后每天在家洗衣做饭伺候公婆的付出,就是不如秦柔的一颦一笑,来得让沈寒心动吗?

 我眼眶一热,猛然意识到我失去的不只是婚姻,还有作为一个女人最基本的自信和自我。

 傅言殇看了看我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我眼底的泪光,手臂一紧,忽然用力地拥我入怀。

 “爸,别说她是个精神病,只要能让你不痛快,就算她是个丑八怪,我也照娶不误。”

 我一阵恍惚,还没看清楚傅言殇说这话时的表情有多阴冷,就被他一个猛力推进房间。

 那人抓起酒杯就往傅言殇身上扔,嘴里还骂道:“老子不信你真的会娶一个疯女人,有种你就上她给我看看……”

 房门恰好在这时关上了,外面的声音隔绝得一干二净。

 “去洗洗,把衣服全脱了,到床上躺着。”

 傅言殇随手将外套一甩,开始解皮带。

 我看看他优雅从容的动作,又看看自己的凄楚狼狈,禁不住狠狠一个激灵,觉得人与人之间,冥冥之中就存在高低贵贱之分。

 在沈寒眼里,我连阿猫阿狗都不如,在傅言殇看来,蓬头垢面的我又算什么?恐怕还比不上出来卖的吧?

 所以,还看不清现实么秦歌。

 卑微到尘埃里的人,有什么资格讲羞耻之心呢?

 我咬了咬牙,硬着头皮冲洗了一下身体,裹着浴巾走出来。

 浴巾很短,勉强遮挡住我的胸口和屁股,我的心突突跳了起来,走到床边躺下也不是,僵站着也不是。

 傅言殇见我浑身紧绷,低沉又薄凉地说:“你这么紧张,没经验?坐上来自己动,会不会?”

由于空间字数限制,想看后续精彩内容,微信搜索并关注微信公众号“slwhsw”回复数字‘345’即可观看后续精彩内容。


广告、发帖联系微信:2371338670,加我时请备注广告

上一篇:初一的时候报社团嘛,然后看来看去就报了文学社
下一篇:在游戏里有人骂我他会立刻帮我怼回去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广告、发帖联系微信:2371338670,加我时请备注广告